在异国挥舞五星红旗让我热泪盈眶

【编者按】

3月2日,中国正式进入一年一度的“两会时间”。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逐渐提升,两会日益关乎海外民众的切身利益。人民日报海外网联合海外频道和海外华文媒体,共同推出“我与祖国那些事儿”稿件征集活动,下面就让小编带您了解海外华侨华人心中的“两会关键词”。

viewfile (3).jpg

张易萌挥舞五星红旗为中国运动健儿加油

从小到大,升国旗唱国歌已经成为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可是直到那一年,当我亲手拿起国旗挥舞,在异国他乡听到国歌奏起,我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那时我才发现,原来那鲜红的五星红旗已经与我的血液融为一体。

那是2013年的冬天,在意大利留学的我有幸作为志愿者参加了第二十六届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被安排作为中国代表团助理的我,每天奔波在为代表团协调各项事宜的路上。

记得在开赛第二天,我和一名团部的姐姐一起去山上U型池赛场为中国单板队助威。

那天阳光明媚,位于阿尔卑斯山深处的赛场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运动员在U型池里来回滑动做出各样的高难度动作,看得我目瞪口呆。而在一旁加油助威的人们也不甘示弱,有摆出国旗阵的,有身着本国国旗连体衣的,好不热闹。我手里只有一面小小的五星红旗,真是给我急坏了,生怕祖国的健儿收不到我们的呐喊。

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只见远处有几个中国代表团的官员拿着一面巨型国旗往山上走,我当时眼睛一亮立马跑过去说:“让我来吧”。那面国旗有点重,但是我拿起来特别有力气,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跑,刚好赶上中国运动员即将出场。我使劲儿挥舞起了那面五星红旗,鲜艳的红色在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上熠熠生辉,感觉把整个赛场都点亮了。

我边挥舞边大声的呐喊道:“中国加油!Forza Cina!”

viewfile.jpg

张易萌观看中国队运动员比赛瞬间

而就是那天的比赛,中国女子单板队包揽了金银铜三枚奖牌。颁奖仪式在特伦托老城中心举行,当三面国旗同时升起,国歌奏响,我和其他的志愿者小伙伴们不约而同的跟着调子唱起了国歌。泪水夺眶而出,那一刻我才真真的体会到,作为一名中国人的骄傲与自豪。

viewfile (1).jpg

张易萌赛后与获奖的中国运动员合影

自从那次之后,我也参加了青奥会、世博会等活动的志愿者。希望我能够通过自己微薄的努力,面对外国人说一句:“我来自中国,很乐意为您服务。”

前不久,看了一部电视剧,上面有一段话特别打动我,她说:

“花开成了云,云也开成了花的模样。

花的故乡,是土壤深处的土壤,云的老家,是远方已远的故乡。”

我亲爱的祖国,请你等我回来,好么?

发表与 人民日报海外版

Advertisements
在异国挥舞五星红旗让我热泪盈眶

Past day 

​一年一刻
一年前的时候,那时的我就在想,一年后的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境去写这样的一片文章。

如今,当自己真的走到这个时刻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平静,没有期许的激动与兴奋,平淡的做着该做的事情。

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将自己磨灭,变得不那么深刻,变得适应这身边的一切。

——-写给一年的自己
可以说,是命运的交错让我与这个本不相干的地方开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意大利,对我来说,是一个远无法触及的地方。

欧洲,亚平宁半岛,地中海。

阳光,沙滩,山脉,河流。想象中,可以把所有的美好词语毫不牵强的填加在这片土地。咖啡,面包,意面,披萨,古老与现实的交融。

这就是我对这个国度最初的理解。
当飞机第一次飞离中国大陆,向太阳相反的方向飞行,我们看到的一直是白天,在一万里高空,世界就真的在你的脚下,可以感知的只有云下的点点山脉。一路上,一直在想象自己要去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九个小时的飞行,抵去时差,我们只过去了180分钟的时间,真是很奇妙。

转机,慕尼黑。又过去了4个小时。终于,我们在凌晨一点,抵达了意大利安科纳机场,第一次踏上了亚平宁的土地。

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清晨的三点钟,天的远处已经依稀的有了点朦胧,没有仔细的看这个小镇的样子。只是记得,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和房东,一起上了一个大大的坡,一段长长的楼梯。

到了意大利的第一个家。

没有精力去收拾行李,铺好了床,就瘫倒在上面,在即将进入梦境的那一刻,回想这一切,终于记住了,这怎么也记不住的小镇名字—–Sarnano.

看看还没来的急调的手表

时间是2011年02月16日 10:35
未完待续

Past day 

Anniversari

最近常常做梦 dsc01313

总会记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些交织的故事情节,仿佛把这二十几年的人生串成了一条线。久远的他们和眼前的你们,在同一个维度时空出现在相同的故事情节之中。

醒来,总觉得脑袋沉沉,就像是用力解了好久都没有解开一道数学题一样的感受。

最近常常在巴士上入睡

地中海绵绵长长时雨时晴的冬日,车上挤着各种各样的人。穿裙子的老奶奶总会点着一个菜篮子微微颤颤扶着把手站在车门旁,打扮奇怪的年轻人穿着丝袜坐在车尾,摆弄着手里的手机。我却喜欢司机小室后面的独座,扭头看窗外或盯着各色广告看得出神。仿佛世界安静了,听不到四周的喧闹,只剩咔嚓咔嚓关门开门的声响。

巴士走走停停,摇摇晃晃,就像儿时的摇篮一摇一晃就带人入梦。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我的儿时是在摇篮,抑或看着姥姥手里的摇扇一上一下而入睡。巴士的小憩,不深,总会因为一个急刹车或开门的一阵冷风而惊醒。眼看到站,头晕晕乎乎一个箭步冲了下去。抬头看,我已从天亮坐到了天黑。

冬的阴沉,总会把人的思绪,带到远方。让我回想起过往,错过的,遗失的,不再的,遗憾的年少轻狂。

Anniversari